云顶游戏官网

主页 | 评论 中国政改的“三缺一”还能维持多久

(刘晓竹) 2005-10-06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中国人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这个情况维持了一千年多年,现在有了开山修路的机械设备,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人们觉得蜀道并不是那么难了

中国的改革有如蜀道之难,尤其是政治改革,也是难于上青天

我觉得,倒不是共产党整个的不想搞政改,中国有将近七千万共产党员,如果一个一个问,恐怕99.99%的人都会说,中国必须要政治改革,民主化是方向

但是怎么改呢

如何实施呢

遗憾的是,这拿主意的是0.001%的人,他们就好像是修路工人,这些人说,不行啊,现在我们没有这个条件,中国要是政治改革、搞民主,一定会翻车的

他们的说法能不能说服人呢

远远不能

这就像蜀道难一样,在过去的条件下,那的确是难于上青天,但是现代社会提供了工具呀,开山有开山的机器,架桥有架桥的设备,这个难就是人本身的问题了

换句话说,不是客观上不可能,而是你主观上不愿意

难道不是吗

政治改革与民主化,在全世界那么多国家都实行了,没有说是一定会翻车的

人类已经积累了民主化改革的经验,已经发明了相关的机器与设备,而且这些机械与设备中国已经有了,就看你要不要用了,或愿不愿意做这样的努力了

中国比起柬埔寨来说,应该是各方面的条件都要好一些,宏森手里掌握的机械设备你胡锦涛手里都有,而且还要好上十倍、百倍

为什么柬埔寨就可以把民主化这条路修成,而中国就修不成呢

是不是中国的这些筑路工人就是那么无能呢

我看关键问题是一个“懒”字,因为压力不够,督促不够,所以胡锦涛的执政团队就在那里悠悠忽忽不干事,大树底下好乘凉

在我看来,中国的政治改革需要四个方面的推动力,一是外部或国际上压力,二是中国民间基层的积极性,三是知识分子的奔走呼号,四是体制内的响应

显而易见,这四个条件的前三个条件已经具备了,唯一问题是共产党体制内没动静,这就形成了中国政治改革的“三缺一”的局面

怎么办呢

我觉得,第一是压力,第二是压力,第三还是压力,没有其他的办法

也就是说,要从国际、基层、知识界这三个方面不断给共产党的领导人施加压力,把“三缺一”的不利形势,变成“三逼一”的有利形势

毛主席曾经说过一句话,叫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我认为,这就是当权者的主要问题,既怕苦,又怕死

看起来光靠说服是不够的,还要逼服,要赶着鸭子上架

你要是硬着头皮不干活,那么中国人民就要另请高明了

你胡锦涛愿意做共产党的末代皇帝,那么共产党里面的其他人是不是都愿意呢

如果没有出头的机会了,那么共产党里面不会只有一个叶利钦吧

胡锦涛这条船要往下沉,我就不信没有跳船的

这么大的中国,我就不信上面这几个人可以一手遮天

不要说每一个省,我看每一个县都会出至少一百个叶利钦式的人物

共产党体制内缺现代管理人才,但是各种各样的野心家、阴谋家是可以大量供应的

中国人民不管你是什么家,你只要把民主化这条路给我们修过去,我们就支持你

毛主席当年搞大跃进,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搞民主的大跃进呢

你村长大跃进了,我们就支持这个村长,你主任大跃进了,我们就支持你主任,即使你是个二流子,在那里瞎诈唬,我们就跟着你二流子瞎诈唬,我们不管你是白猫还是黑猫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 2005 Radio Free Asia 更多刘晓竹的评论 太石村逼胡锦涛还政于民(刘晓竹) 李敖请阎王爷挪地方(刘晓竹) 逼上梁山 胡锦涛将启动政治改革

(刘晓竹) 得人肚者得天下 (刘晓竹) 共产党急需治理“三臭” (刘晓竹) 温家宝的四个重点与机关枪 (刘晓竹) 中宣部造烦 知识分子造反 (刘晓竹) 宁要乌贼 不要章鱼 (刘晓竹) 猫论中宣部 (刘晓竹) 要把不稳定因素解决在上层 (刘晓竹) 从“喝大战”到“核大战” (刘晓竹) 鞋帽之邦的摩顶放踵者 (刘晓竹) 否卦中国 (刘晓竹) 少年中国与老年共产党 (刘晓竹) 愚公国的故事 (刘晓竹) 从“鸟笼”保守到“乌笼”保守 (刘晓竹) 换药不换汤的老锅 (刘晓竹) 为共产党腐败说句公道话 (刘晓竹) 建议共产党先改“格”,后改革(刘晓竹) 汇率改革与中美关系(刘晓竹) 胡锦涛左脚立足、右脚前进 (刘晓竹) 两种制度 两种领袖 (刘晓竹) 走出两岸关系“进步-退步-翻脸-僵局”的怪圈 (刘晓竹) 连战登陆:以“民族”带动“民主” (刘晓竹) 中日纠纷与福尔摩斯推论 (刘晓竹)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