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游戏官网

主页 | 评论 | 陈破空特约评论 死难学生家长会为谁唱赞歌

(陈破空) 2008-05-27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四川大地震,学校倒塌1万2300多所,占全省学校41%;死亡学生万人左右,占公布死亡人数15%

倒塌最多的是学校,死亡最多的是学生

这一铁血事实,使竭力要在“抗震救灾”中扮演“高大形象”的中国政府,陷于难堪境地

除全城灭顶的北川之外,其他地区,地震发生之时,无数教学楼瞬间倒塌,而周围建筑、尤其政府大楼,却安然无恙,民众为此愤愤不平

死难孩子的家长,赶到倒塌学校的废墟前,调查收集钢筋和水泥型号尺寸,发现有铁丝代替钢筋、泥沙代替水泥等明显痕迹,认定倒塌校舍是豆腐渣工程

家长们群情激愤,指明:“孩子不是死于天灾,而是死于人祸

”他们举着孩子的遗像,请愿、抗议、上访

“天灾不可违,人祸最可恨

”他们强烈要求调查豆腐渣工程,惩办贪官污吏,为死去的孩子伸冤

政府方面的回应,从狡辩到默认,前后不一

最初,绵阳市教育局官员声称:“教学楼是豆腐渣工程的说法根本没有依据

”国家教育部负责人则搪塞说“许多国家校舍的防震被忽视……全球各地有不少学校的建筑物难挡震灾……” 但立即有报道指出:在日本,学校是最坚固的建筑,每逢地震,学校就成为当地灾民的临时避难所

日本人坚持:“所有房子可倒,学校不可倒

” 四川省教育厅官员声称:“建筑时间比较长,校舍陈旧落后,是导致校舍垮塌的一个重要原因

”但民众立即大量举证:倒塌的大多是新建教学楼,旧教学楼或先前被称为“危楼”的建筑,反而没有倒

另外一个足可对比的事实是:地震中,四川省大量学校倒塌,但由香港慈善团体“苗圃行动”所建造的61所学校(其中6所位于震中的阿坝州),却无一倒塌

眼看铁证如山,众怒难犯,中共当局终于开始修正口气,表示要展开调查,一旦发现学校建设中有偷工减料和贪污受贿行为,将“严肃查处”

并要求对全国教育系统展开排查

中共高层企图把责任仅仅推给地方政府

地方政府却道出部分真相,成都市教育局官员透露:这些年都是国家(即中央政府)办教育,建造时考虑的抗震度很低;过去国家拔款建校标准,每平方米只有400元,最近几年(物价上涨)才调到每平方米500元

根据联合国的最低标准,政府投放于教育的开支,应占该国政府预算6%

中共于1996年通过《教育法》,认可联合国的标准,但这一“立法承诺”,却从未兑现

连年教育开支,仅占政府预算的2.7%左右

以至于,中国政府的教育开支比重,至今等同于非洲穷国乌干达

吝啬于教育开支的中共高层,同一时期,却以每年两位数的增幅,狂支军费

犹记1976年唐山大地震之后,中共当局曾发文规定,今后全国新建筑,都必须以7级防震为标准

32年过去了,“规定”或“承诺”何曾兑现

就说这次四川地震,如果学校建筑具有7级防震能力,地震爆发时,教学楼哪怕能够支撑仅仅十几秒钟,也将保住多少花季儿童的生命

在家长们的一片谴责声中,近日,中共当局又公开“承诺”,将提高学校建设的抗震标准,使学校房屋成为“最牢固、最安全”的建筑

然而,经历了无数失望的中国民众,还有谁,会真正相信这类司空见惯的“承诺”

至关重要的,不是“红头文件”,不是个别人信誓旦旦的“承诺”

共产党里,就算有温家宝一个“好人”,又怎能敌得过整个制度

这个黑暗无边而又腐败透顶的政治制度,拒绝监督与制衡,排斥良心,滋长贪欲,潜藏着先天性的人祸基因

古代中国,每逢蝗虫、洪水、地震等灾难,当朝皇帝就会反躬自省:是否因为自己无德失政,触怒上天,才招致天遣

于是下“罪己诏”,声明“罪在朕恭,请免百姓”,向上天请罪,为民众祈福

看上去有些“迷信”,但至少表明,那些古代明君,为政谨慎,谦卑自责,具有爱民如子的情怀

当今中国政府,即便无须为天灾自责,至少也应该为人祸谢罪

至少应该在媒体和互联网上,停止为自己歌功颂德,允许民众抒发抱怨、愤怒和抗议的情绪

可惜,这个永远不会认错、更永远不会鞠躬下台的政府,依然一手遮天,依然逆天而行,把自己手中的权力看得高于一切

大地震大灾难之余,有人为这个政府大唱赞歌、感恩涕零,可曾想到:那些长眠于地下的死难者,会不会为这个政府唱赞歌

那些死难孩子的家长们,会不会为这个政府唱赞歌

死人的冤屈,活人的面子,哪一个更要紧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陈破空) 相关报道 果敢,另一个克里米亚

(陈破空) 外国人不了解中国人(陈破空) 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陈破空) 伊拉克内战,北京着慌(陈破空) 中国:致富的秘诀,崛起的捷径(陈破空) 王张会,台湾与狼共舞

(陈破空) 宋彬彬应该投案自首(陈破空) 中外资金大卷逃,恐惧习近平

(陈破空) 闹钱荒,中国经济显露败相(陈破空) 习近平治军,治标不治本(陈破空)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