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游戏官网

主页 | 评论 历史伤口未平,新的创伤不断,但沉默不再 --- 写在“六四”16周年 (韩东方) 2005-06-10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十六年前,中国经历了一个黑暗的六月,解放军在北京街头对手无寸铁的示威群众大开杀戒

随后,政府更在全国范围内镇压曾经参与反腐败运动的民众

至今无人知道,当年到底有多少人惨死在解放军的枪口下,又有多少人被投入监牢;没有人知道十六年后的今天,到底还有多少人仍在铁窗内,因十六年前参与那场全民反腐败运动而坐牢;不过有一点却很清楚,那就是从89年以后,六月便成了镇压者的恶梦

十六年来,当权者使出各种手段,试图抹去恶梦给他们带来的恐惧和羞耻,他们收买无耻文人,篡改历史;他们放手让各地贪官污吏利用手中权力获取金钱财富;他们在阻挡民主法制理念进入中国的同时却为“黄、赌、毒”大开方便之门,以至十六年后的今天把中国变成了一个无官不贪、社会道德沦丧,那些为国家的未来担忧负责的人要遭牢狱之灾的魔戒鬼狱

今天,当我们中国的当权者们义正词严地谴责日本政府颠倒黑白篡改二战侵略史,涂毒下一代日本人民的同时,几乎可以肯定他们片刻都没有想过,正是他们一直在强迫中国人民遗忘自己的军队屠杀自己人民的历史事实

一直在干着跟日本政府一样篡改历史颠倒黑白的勾当,所不同的是,日本政府要日本人民忘记的是日本军队对别国人民的屠杀,而我们中国政府要人民忘记的却是自己的军队对自己人民的屠杀

当然,在现实生活的压力和政府的高压下,民众选择遗忘并不出奇,这是人性的弱点,我们应该面对

但问题是当权者们在逼迫人民遗忘历史伤口的同时,却又在不断制造新的创伤,对普通人来说就算是在生活的压力下真的遗忘了过去,就算是十六年前在天安门和北京城到底有多少人被杀害已经不重要了,但是,对于每天发生在自己身边的因政府腐败和不作为而直接或间接被害的人,包括我们的亲人,大部分人是不会无动于衷

去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陕西铜川陈家山煤矿遇难的166名矿工直接死于政府官员的腐败贪婪;今年大年初一(2月14日),辽宁阜矿集团海州利井(音)214名矿工遇难,也是直接死于政府官员的贪婪和不作为

刚刚发生在山西普县(音)和河北承德的煤矿瓦斯爆炸,造成八十多名矿工遇难,同样与政府官员的腐败和不作为有直接关系

再有,由于政府公共医疗政策的失败,使得多少退休下岗失业的工人有病看不起医生而死不瞑目

又有多少工人因劳动条件恶劣而患上本来可以避免的职业病濒临死亡

其中又有多少工人明明患上了职业病,但政府举办的职业病防治机构却在收取了老板贿赂之后,把职业病故意诊断为普通疾病,以致那些身患疾病的工人无法享受法定的工伤待遇

有些更因为无钱医治而错过了治疗的最佳时机

由于各地政府执法不作为,甚至贪赃枉法、包庇纵容企业老板,使得多少无辜的工人失去健康以至生命

另外,又有多少学龄儿童因贫困辍学,为糊口而到完全没有安全保障的企业打工,而致伤、致残、甚至致死呢

一个罪恶的制度杀人于无形,是不一定用枪弹的

不过,十六年中,虽然当权者在罪恶制度的庇护下更加变本加利地残害人民,但是受害者却不再沉默

十六年间全国各地的工人、农民维权抗争不断

其中不乏成功和例子, 在农村,四川汉源农民被强迫搬迁,但占地和搬迁赔偿款却被当地政府官员侵吞,农民们忍无可忍之下,数万人聚集到水库工地阻止施工,虽然当地政府派出军警镇压,但面对不屈服,不退缩的农民,政府不得不停止施工,并承诺不落实赔偿不施工

在浙江,村民不堪忍受村边工厂污染水源,而群起堵住厂门,迫使企业停产,由于当地政府官员与企业之间的利益关系,政府派出军警驱赶村民,但是为自己生存而抗争的村民却寸步不让,最终把军警堵在村外,束手无策

在广东、广西,乡镇政府为了捞钱,大遍变卖农民土地,以土地为生的农民们在失去土地又得不到合理赔偿的情况下,同样不再沉默,起而抗争. 在城市,黑龙江大庆石油工人,湖北?州(音)和陕西咸阳的纺织工人;辽宁省辽阳铁合金厂的工人;广东深圳的电子厂和制鞋厂的工人;山东、湖北、广西等地的教师;面对被拖欠工资、不合理解雇和恶劣的劳动条件,工人们都不再沉默,纷纷起来抗争

大庆5万多名被强迫买断工龄的工人,在持续三个多月的街头抗争之后,政府终于答应提高买断标准,并承诺优先聘用买断工龄职工子女就业

广东日资电子厂工人为了争取法定劳动时间和合理的工资报酬,更提出了组织工会的要求,遭到厂方拒绝后,工人罢工抗议,最终迫使老板允许工人组织工会

十六年过去了,经过了屈辱的沉默,经历了痛苦的争扎,终于无权者不再沉默,并从行动中克服了恐惧,找回了自己的尊严,这就是我们国家的希望所在!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韩东方) © 2005 Radio Free Asia 更多韩东方的评论 整顿关闭小煤矿对付矿难:效果让人质疑 (韩东方) 建筑领域拖欠工资问题真的“已经基本解决”了吗

(韩东方) 煤矿安全监管仅是"党的事业"吗

(韩东方)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